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胡新民:没有说过“死3亿人不要紧”

化学武器

  《外交文选》中有多处涉及到中国应对核讹诈这个线亿人”有关的两次。第一次是网上提到的“即席演说”,即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八日在莫斯科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发言。这个发言中根本没有什么“死3亿人不算什么”之类的话,也没有“具体谈到中国时”中国会死多少人之类的内容。只是针对有人认为“如果打原子战争,人会死绝的”预言,说出了“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还特地重申了中国的“希望和平”。把的这种对全世界人口“极而言之”的估计和中国“希望和平”的意愿解读为“死3亿人不算什么”,显然是一种有意无意的误传和误读。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胡新民:没有说过“死3亿人不要紧”

  近年来,在某些媒体、特别是网络上,时常出现一些引起轩然大波的的线亿人没关系”是影响最大的一例。此话一经“披露”,即引来批评声一片。有位法学家在其论述新中国人权的文章中,将这句线年以阶级斗争为纲残害人权时期”的证据之一。还有一位主讲历史讲坛而走红的历史教师,声称:

  真的说过这句话吗?笔者仔细查阅了相关历史资料,终于发现,这完全是一个有意无意的误传。简言之,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

  【“但是的想法恰恰相反,说,既然我们力量这么强大,我们还跟他谈什么,打就完了,说敌人不打是不倒的,扫帚不到灰尘照样不会自己跑掉。必须要打,通过革命的手段,通过武装打败他,既然你的力量这么强大,还谈什么,所以什么‘绞索政策’都是在这样的观念下提出来的。大不了就是核战争,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27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中国6亿人,死一半还剩3亿,我怕谁去。这个话一讲完,全场鸦雀无声,很多人没听懂,说毛主席怎么了,死3亿人不算什么,下面喝茶的时候都议论纷纷,捷克斯洛伐克总书记拿着咖啡直哆嗦,说中国6亿人,我们才2000万啊,都不理解。在这个问题上毛的这次发言,我说的是11月18号即席演说,关于核武器这个吓倒了一片人。”】

  关于中苏关系的历史,目前国内最具权威著作之一无疑是沈志华主编的《中苏关系史纲》。沈志华和几位中苏关系研究领域的著名学者通力合作,在掌握大量丰富的中国与前苏联历史档案的基础上,对中苏关系进行了全面和系统的梳理和分析,特别是对中苏关系的许多重大事件做出的新注释。这部著作专门有一章关于在莫斯科会议上讲话的,标题是《在莫斯科会议独领风骚》。而这一章又有一节是专门谈在1957年11月18日讲话的,标题是《即席发言语惊四座》。该书引用的有关资料主要来自赫鲁晓夫的回忆。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回忆是在中苏关系破裂后,赫鲁晓夫下台后写的。

  《赫鲁晓夫回忆录》的中文全译本2006年由社会文献出版社出版。该书谈到了1957年11月莫斯科会议的情况,提到了的的有关讲话。

  【“80多个党的使者前来莫斯科。我们讨论了国际局势,以及防止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导弹核战争一向是这种会议的主题。”

  “毛在这次会议上就战争问题发言。他的讲话内容大致是这样:不要怕战争。既不要怕,也不要怕武器。无论这场战争是什么战争,我们社会主义国家都一定会取胜。具体谈到中国时,他声称:‘如果帝国主义把战争强加给我们,而我们现在6亿人,即使我们损失其中的3亿又怎么样,战争嘛,若干年之后,我们培育出新人,就会使人口得到恢复。’他发言之后,会场上是一片坟墓般沉默。”

  “这次会后各代表团开始谈感想。我还记得诺沃提尼诺沃提尼(1904~1975)时任捷克斯洛伐克中央和捷克斯洛伐克总统同志说:‘同志说他们准备损失6亿人口中的3亿。那我们怎么办?我们只有1200万。我们到那时将全部损失掉,就没有人来恢复我国人口了。’”】

  赫鲁晓夫的这个回忆毫无疑问是断章取义并加以改编的。那些网传者也明白这一点,因此就参照讲线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再接上“中国6亿人,死一半还剩3亿,我怕谁去。”但即使这样,还是出现了一个不靠谱的算术问题。就算全世界会“死掉一半人”,这与一个国家是6亿人还是1200万人(即中国网传的2000万——笔者注)会损失的人口的关系,显然不是像赫鲁晓夫和捷克斯洛伐克总统等人计算的那样。如果在小学课堂上,一位数学教师出题:“假设一场战争可以使一个国家的人口损失一半,那么,6亿人口的国家会损失多少?”学生回答“3亿”肯定会得满分。如果那位教师又问“假设那个国家人口是1200万呢?”万一有位学生回答“1200万都损失了”,肯定只会得0分。因此可以说,赫鲁晓夫的这个细节的回忆也只能得到0分。

  不过,在上述的赫鲁晓夫的回忆中,有的地方与讲话的原文对照,还是基本如实的。例如“如果帝国主义把战争强加给我们”这句话。这句话应该说是相当关键的一句话。这与中国网络上流传的“说,既然我们力量这么强大,我们还跟他谈什么,打就完了”, “那打起来不是很好了嘛”等等说法是大相径庭的。

  值得一提的是,《中苏关系史纲》比较正确地阐释了讲话内涵。书中写道:

  【“的讲话当时并未公开发表,直到后来中苏论战苏联攻击中国的核政策时,中国政府才在声明中引用了这段线年发表的。其实不过是重复了他说过的多次话:是纸老虎,既不要怕,又要认真对付。至于谈到核战争的结果,这里也不过是‘极而言之’,从最坏处考虑。的话惊吓了东欧一些小国领导人是可以理解的,但苏共在论战中以此为由指责中国好战和蓄意挑动核战争,无疑是有意歪曲了。苏共当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至少在表面上与是一致的。就在讲话的第二天,《线日赫鲁晓夫接受美国合众国际社记者夏皮罗的谈话记录。其中有这样一段对话,记者问:‘您认为,如果打起原子战争和氢武器战争,世界能有一部分保留下来吗?’赫鲁晓夫答:‘自然,将会有很大损失,人类将要经受很多灾难,但是人不会从地面上消失,社会将存在,并且继续发展。’”】

  时隔多年后的今天,我们的某些国人,包括某些专家学者,却把那些“并不难理解”的的讲话理解错了,有的甚至上纲上线到“残害人权”、还与恐怖大亨本.拉登并列。这种误解可以说比当年的外国人的误解有过之而无不及。针对这种误解,《中苏关系史纲》主编沈志华在2008年接受采访时特地指出:

  现在来看看的原话,就马上可以发现:从来没有说过“死3亿人不算什么”这样的话。

  《外交文选》中有多处涉及到中国应对核讹诈这个线亿人”有关的两次。第一次是网上提到的“即席演说”,即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八日在莫斯科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发言。当时说道:

  【“我们要争取十五年和平。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无敌于天下了,没有人敢同我们打了,世界也就可以得到持久和平了。”

  “现在还要估计一种情况,就是想发动战争的疯子,他们可能把、氢弹到处摔。他们摔,我们也摔,这就打得一塌糊涂,这就要损失人。问题要放在最坏的基点上来考虑。我们党的政治局开过几次会,讲过这个问题。现在要打,中国只有手榴弹,没有,但是苏联有。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不是我们要打,是他们要打,一打就要摔,氢弹。我和一位外国政治家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如果打原子战争,人会死绝的。我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一定还要多。我们中国还没有建设好,我们希望和平。但是如果帝国主义硬要打仗,我们也只好横下一条心,打了仗再建设。每天怕战争,战争来了你有什么办法呢? 我先是说东风压倒西风,战争打不起来,现在再就如果发生了战争的情况,作了这些补充的说明,这样两种可能性都估计到了。”】

  这个发言中根本没有什么“死3亿人不算什么”之类的话,也没有“具体谈到中国时”中国会死多少人之类的内容。只是针对有人认为“如果打原子战争,人会死绝的”预言,说出了“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还特地重申了中国的“希望和平”。把的这种对全世界人口“极而言之”的估计和中国“希望和平”的意愿解读为“死3亿人不算什么”,显然是一种有意无意的误传和误读。

  现在再来看看一九五八年九月五日在第十五次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这次谈话中关于对付核讹诈的看法,可以说是在前一年莫斯科会议上讲话的继续。他说道:

  【“最后一条,就是准备反侵略的战争。头一条讲了双方怕打,仗打不起来,但世界上的事情还是要搞一个保险系数。因为世界上有个垄断资产阶级,恐怕他们冒里冒失乱搞,所以,要准备作战。这一条要在干部里头讲通。第一,我们不要打,而且反对打,苏联也是。要打就是他们先打,逼着我们不能不打。第二,但是我们不怕打,要打就打。我们现在只有手榴弹跟山药蛋。氢弹、的战争当然是可怕的,是要死人的,因此我们反对打。但是这个决定权不操在我们手中,帝国主义一定要打,那末我们就得准备一切,要打就打。就是说,死了一半人也没有什么可怕。这是极而言之。”

  “在整个宇宙史上来说,我就不相信要那么悲观。我跟尼赫鲁总理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说,那个时候没有政府了,统统打光了,想要讲和也找不到政府了。我说,哪有那个事,你这个政府被消灭了,老百姓又起一个政府,又可以议和。世界上的事情你不想到那个极点,你就睡不着觉。无非是打死人,无非是一个怕打。但是它一定要打,是它先打,它打,这个时候,怕,它也打,不怕,它也打。既然是怕 也打,不怕也打,二者选哪一个呢? 还是怕好,还是不怕好?每天总是怕,在干部和人民里头不鼓起一点劲,这是很危险的。我看,还是横了一条心,要打就打,打了再建设。因此,我们现在搞民兵。人民公社里头都搞民兵,全民皆兵,要发枪,开头发几百万枝,将来要发几千万枝。由各省造轻武器,造步枪,机关枪,手榴弹,小迫击炮,轻迫击炮。人民公社有军事部,到处练习。在座的有文化人,你们也要号召一下,单拿笔杆不行,一手拿笔杆,一手拿枪杆,又是文化,又是武化。”】

  的这个讲话说了“死了一半人也没有什么可怕。这是极而言之。”这无非是说,对于帝国主义的核讹诈,尽管知道“氢弹、的战争当然是可怕的,是要死人的”,但怕是没有用的!打不打不能由爱好和平的人们说了算,因此只能做好应战的准备。万一战争爆发,就要不怕牺牲去争取胜利。核战争不可能消灭整个人类。打完仗幸存的人还是可以重新建设好自己的家园的。当然,有人可能还是坚持自己的解读,认为“死了一半人也没有什么可怕”和“中国死3亿人没关系”是一样的意思。有人非要这样认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有一条,这次国内会议没有请外籍人士人参加,却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即使”吓倒了一片人“,也轮不到赫鲁晓夫和捷克斯洛伐克总统等外国人“被吓倒”。

  实际上这个不惧怕侵略,不惧怕核讹诈,随时准备以战止战的观点是那个年代中国老一辈革命家的共识。早就说过,

  笔者以为,假如真的“打烂了”,死人肯定难以数计。但是抗美援朝就是打了,在不惧怕美国的威胁下打了,而且打得好,保障了此后60多年新中国的和平建设环境。、彭德怀和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是一致的。因此。在莫斯科会议上谈到这个问题时还说道: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1-01 19:44,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胡新民:没有说过“死3亿人不要紧” 化学武器